体育365真正官网>金融服务>金融服务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第二季度例会释放出哪些政策信号?
2024-07-03来源:证券日报

  中国人民银行(以下简称“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例会一向被视为下阶段货币政策的“风向标”。


  日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召开2024年第二季度例会。在货币政策总基调上,本次例会与今年第一季度例会无明显变化。本次例会继续强调“精准有效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注重做好逆周期调节,更好发挥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着力扩大内需、提振信心,推动经济良性循环”。


  不过,本次例会在经济形势判断、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汇率、房地产等方面出现了措辞上的变化,以及一些关键内容的反复强调,在分析人士看来释放出了明确的政策信号。


  稳汇率目标诉求仍然明确


  就当前海外经济形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24年第二季度例会认为,“当前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世界经济增长动能不强,通胀出现高位回落趋势但仍具粘性,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和货币政策有所分化”。而今年第一季度例会的表述则是“当前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世界经济增长动能不足,通胀出现高位回落趋势但仍具粘性,发达经济体利率保持高位”。


  两次例会对我国经济形势的研判表述一致——“我国经济运行延续回升向好态势,高质量发展扎实推进,但仍面临有效需求不足、社会预期偏弱等挑战”。


  对于第二季度例会提到的“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和货币政策有所分化”,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欧元区经济相较于美国更快进入衰退状态,而欧央行也已先于美联储在6月份开启了新一轮的降息周期。尽管海外政策环境已有所变化,但我国货币政策着力扩大内需、提振信心的目标仍然没有改变。


  在中国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章俊看来,央行对外部环境的判断转变为“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和货币政策有所分化”,这意味着央行已观察到外部环境出现积极变化,汇率对货币政策的制约可能出现变化。


  在汇率方面的表述上,对比上一季度例会,本次例会将“坚决防范汇率超调风险”的表述置于“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之后。


  “本次例会对于稳汇率目标的诉求仍然明确,近期在美金指数走强的环境下,人民币汇率面临一定的调整压力。”明明预计,后续央行货币政策操作将会更多兼顾汇率稳定,必要时可能会动用稳汇率政策工具箱。


  Wind数据显示,近期美金指数持续走升,6月26日、6月27日、6月28日盘中最高均升至106以上。离岸人民币对美金汇率近期则波动下行,6月26日盘中跌破7.3,最低触及7.3079,为去年11月14日以来新低。


  MLF政策利率色彩或趋淡化


  在货币政策总基调上,第二季度例会延续了上一季度“要加大已出台货币政策实施力度”的表述。具体到目标层面,同样都提出“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信贷合理增长、均衡投放,保持社会融资规模、货币供应量同经济增长和价格水平预期目标相匹配。促进物价温和回升,保持物价在合理水平”。


  此次例会再度强调了“发挥央行政策利率引导作用,释放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和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效能”,结合近期央行行长潘功胜在2024陆家嘴论坛上的发言,明明认为,MLF(中期借贷便利)利率作为主要政策利率地位淡化的环境下,后续逆回购利率代替MLF调降,而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脱离MLF引导调降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操作仍可期待。


  潘功胜在论坛上表示,未来可考虑明确以央行的某个短期操作利率为主要政策利率,目前看,7天期逆回购操作利率已基本承担了这个功能。其他期限货币政策工具的利率可淡化政策利率的色彩,逐步理顺由短及长的传导关系。


  民生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谭逸鸣也认为,未来OMO(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或成为更重要的中间目标,或将取代部分MLF的功能,而MLF政策利率色彩将趋于淡化,逐步捋顺由短及长的传导关系。若MLF利率的政策利率色彩逐步淡化,预计LPR的指示意义或将更为凸显。而这当中,LPR将如何与OMO利率或其他基准利率挂钩值得期待。


  央行数据显示,1年期LPR自去年8月份由3.55%下调至3.45%后一直维持不变;5年期以上LPR于今年2月份下调25个基点至3.95%后至今“按兵不动”。


  “若MLF政策利率色彩淡化,也不排除三季度MLF操作利率不动,央行在下调7天期逆回购操作利率的同时,直接较大幅度引导LPR下调的可能。”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当前LPR下调的主要障碍是银行净息差已降至历史低位,下半年监管层或将进一步发挥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的作用,引导存款利率较大幅度下调。


  更注重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落地情况


  在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方面,第一季度例会的表述为“适当增加支农支小再贷款再贴现额度,用足用好碳减排支撑工具,设立科技创新和技术改造再贷款”,而在第二季度例会则调整为“有效落实好存续的各类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推动科技创新和技术改造再贷款、保障性住房再贷款等新设立工具落地生效”。


  央行公布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情况表显示,截至3月末,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余额为75401亿元。


  从近段时期新设立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来看,4月7日,央行宣布设立科技创新和技术改造再贷款,激励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科技型中小企业、重点领域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项目的金融支撑力度。央行近期表示,首笔科技创新贷款近日已发放,后续其他贷款将陆续投放。


  5月17日,央行提出将设立3000亿元保障性住房再贷款。鼓励引导金融机构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支撑地方国有企业以合理价格收购已建成未出售商品房,用作配售型或配租型保障性住房,预计将带动银行贷款5000亿元。6月12日,央行在山东省济南市召开保障性住房再贷款工作推进会,调研推广前期租赁住房贷款支撑计划试点经验,部署推进保障性住房再贷款落地生效。


  潘功胜在“2024陆家嘴论坛”上谈到,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应坚持“聚焦重点、合理适度、有进有退”的基本原则,定位于常规总量工具的有益补充,通过内嵌激励机制,以市场化方式引导金融机构优化信贷结构,并注重防范道德风险。


  章俊认为,这意味着货币政策虽然是总量和结构的双重发力,但仍以总量为主。结构性政策工具的规模不会无限扩张,而是“聚焦重点、合理适度、有进有退”,已实现阶段性目标的工具会及时退出。这意味着央行短期更重落实,而非快速扩张。


  “预计后续央行相较于设立新的政策工具,可能会更多关注已出台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落地情况以及资金的具体流向。”明明说。


  房地产政策仍将延续渐进优化模式


  在市场关注的房地产方面,第二季度例会的表述与第一季度例会有着显著的区别。


  本次例会提出“充分认识房地产市场供求关系的新变化、顺应人民群众对优质住房的新期待,着力推动已出台金融政策措施落地见效”。


  明明认为,一方面,人民群众对优质住房的期待或对应改善型住房需求,后续政策工具或在支撑刚需的基础上拓展对改善型需求的支撑力度;另一方面,本次会议强调推动已出台政策的落地见效,预计后续央行将更多关注前期部署的政策落地情况,而增量政策的节奏可能会适当放缓。


  今年5月份,央行推出房地产金融“政策包”,旨在通过降低购房门槛、提供融资支撑、盘活存量住房等措施,促进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除了前述的设立3000亿元保障性住房再贷款外,还包括降低全国层面个人住房贷款最低首付比例、取消全国层面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政策下限、下调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随后,不断有城市跟进落实相关政策,出台“地方版”细则。


  “高频数据显示,6月份楼市尚未出现明显改善,或与政策效应释放需要时间有关,也不排除以下调居民房贷利率为核心,后期房地产支撑政策继续加码的可能。”王青预计,下半年房地产政策仍将延续渐进优化模式。


  章俊认为,二季度央行已推出针对房地产供需两侧的支撑政策,下一阶段则重在落实,“着力推动已出台金融政策措施落地见效”。本次例会强调“充分认识房地产市场供求关系的新变化、顺应人民群众对优质住房的新期待”,这意味着房地产政策的空间可能超出市场预期,“以旧换新”推动改善性住房需求的政策可能加码。(记者 刘琪)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